Braveheart never stops

Insist on reading & independent thinking.

Archive for the ‘Anthology’ Category

Memory of the street popcorn

leave a comment »

In China, when we were young, there was a profession called popcorn workers. They make popcorn for kids.

We provide rice or corn, pay worker processing fees (usually a few cents in the 1980-90’s).
Worker put rice into a sealed metal pot, mix rice with sweetener then heat. When the pressure reaches a value, the worker kicked the pot open, with a loud bang, the air is full of yummy flavor, done.

Mythbusters also have a episode of thi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hTdAMWiYeo, but they did not use a sack when the pot was opened.

chinese_popcorn

Typical street popcorn equipment

It is so delicious and cheap,  the joy of all kids. We often line up.
Of course this popcorn is very rare now.

When I was in primary school, I had a master named “HaiLong”. We lost contact for years.
I called him “master”, not because he taught me Kung Fu, but he is older than we are, he lead us play also to protect us.

scan-150426-0001_cr856

The middle is “master”. All the kids were forced to tie a red scarf.

His father is a popcorn worker, sometimes to our district to work, I can see him.
Dirty soil and face, because of this, he looked very embarrassed to see me.

But, maybe he did not know that,
in fact, in the hearts of kids, he is a magic hero.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7/02/24 at 01:12:24

Posted in Anthology

Kongrong share the pears

leave a comment »

Kongrong share the pears

His name is Kongrong, 4yrs old. He has five big brothers and a young brother.
One day they eating pears at home, brothers let Kongrong take it first, but he chose the smallest one. His father was surprised and asked,”Why did you take the smallest one?” Kongrong answered “Because I am the youngest, the biggest one should be for the elder.” His father asked again,”But you have a younger brother, you are older than him.” Kongrong replied, “I am older than him, so I should leave the bigger one for my young brother.”
On hearing these words, his father was satisfied with his answer and smiled happily. What a good boy Kongrong. Children should learn from Kongrong.

This is a well-known story in China. Everyone was educated in this story when he was a child. Because I have no independent thinking at that time, so the teacher said Kongrong is a good boy, then he is.

Now I think that Kongrong has inconsistent, confused values.
And he denied the right to choose of others.
Unfortunately, there is “standard answers” in Chinese education. If I give the words above as my answer, the teacher will judged it as error.

Lies are made in such ways.

Recently discussed this topic with a friend, we have a consensus:
Pears on the table, who likes to eat takes their own.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4/09/13 at 22:25:32

Posted in Anthology

《被解放的姜戈》原劇本花絮

leave a comment »

mmexport1410162109293

去年看了一部佳作《被解放的姜戈》,愛不釋手。遂讀了原劇本,找出不少花絮來。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寫出一系列文章,連載在某個封閉的系統內。現在拿出來公開分享。
我想,這大概是我的年度文章了。

==========

《被解放的姜戈》劇本第一章閲讀完畢,發現很多(約三分之一)的劇情都被刪掉了。比如:

Django Unchained (2012) 1080p BluRay AC3+DTS HQ.mkv_20131219_145318.587Django Unchained (2012) 1080p BluRay AC3+DTS HQ.mkv_20131219_145728.719

  • 劇本中是7名奴隷(牙醫計數也是計到7),而電影中是5名。姜戈都在第四位。
  • 昆汀在劇本中加入了他的感受(這裡很漂亮之類的)。
  • 劇本中片頭字幕後有一段姜戈的閃回記憶,是他和妻子在格林威爾拍賣場上被賣掉。
  • 劇本中反覆提及了姜戈心中的恨意(hating,poison,ugly)。
  • 劇本中牙醫向斯派克兄弟問好後立即向奴隷們問好。
  • 劇本中牙醫在聽到姜戈回答時是策馬向他走去,未下馬並非常喜悅(連說Splendid、Wunderbar、amazing)。(牙醫直到殺掉Ace後才下馬)。
  • 劇本中被死馬壓住腿的Dicky在被建議安靜後並沒有狂嚎。而電影中那一幕就非常有笑果。
  • 劇本中,當姜戈被問到能否認出布魯托三兄弟時又有記憶閃回,是他和妻子被迫ml並被布魯托三兄弟干擾的情節。(其中某人可能有同性戀傾向,在此不述)
  • 劇本中牙醫反覆的問姜戈到底賣多少錢,Dicky詛咒他之後說800塊,牙醫說我又不是第一天出生。
  • 劇本中Dicky沒有阻止姜戈帶走他哥哥的大衣,當然姜戈也沒有踩他的死馬。
  • 劇本中牙醫要求Dicky在銷售合同上籤字,後者在他臉上吐了口水。他用手帕抹掉後自己簽字,然後說:很高興和你做生意,但是你的客服需要改進了。
  • 劇本中姜戈不會騎馬,並且他倆為了馬的名字和所屬討論了很多,最後命名為Tony。

昆汀的文筆還不錯,哈氣寫成creating clouds in the air,奴隷寫成black skinned cargo(黑皮貨物)、human live stock(活人股票)、inventory(庫存),換成我就是大流水帳直接slave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4/09/08 at 00:18:45

話說捐款

with 2 comments

北京大雨的當晚,我睡得很熟。近日已不大關注即時新聞,因為也沒什麼新聞。
據說,北京又要開展捐款活動了。你看,的確是沒什麼新聞的。如果朝鮮宣布金三胖不是元帥,那才是新聞。
不過說起捐款,我倒是回憶起幾年前的兩件事情。

一。

2008年5.12汶川地震,當時我在一家廣告公司工作。公司組織了幾次捐款,我是一分錢也不出。每當捐款箱拿到我們辦公室的時候,我總是笑著搖搖頭。我至今記得會計帶著略微嘲諷的眼光問我:
“你怎麼不捐呢?”“是強迫的嗎?”
“倒不是強迫的。”“那我就不捐。”
“為什麼?”“我不相信我的錢會用在正途上。”
我喜歡這樣的直白。怎麼看待我那是你們的事情,我只做我認為正確的。於是我只是打印了一張貼紙貼在車後面

幾天後,一位美國的朋友在當地徵集了一些帳篷,拜託我找一個四川當地的聯繫人接收。我深深感動,就找到了四川的一個電話,具體是紅十字會的還是什麼機構的已經記不清了。但是他們冷冰冰的回答讓我心寒,無法忘記:
“不要帳篷,只要錢!”
我喜歡這樣的直白。

二。

兩年後,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樹地震。
兩年後,我的思想又墮落很多,於是這次我什麼文章都沒寫。

不過,轟轟烈烈的捐款活動還是如期而至。這一次我在一家製造業企業工作,職位是某部門經理。老闆的“潛規則”是:經理必须多捐。

副總抱著捐款箱來了,我搖頭。副總是個比較溫和的人,他提出了同樣的疑問,我也給出了同樣的回答:
“你不捐啊?”“是強迫的嗎?”
“呵呵……不是強迫的。”“那我就不捐,我不信我的錢不會被貪污。”
“呵呵……多少捐一點吧,就算有一半能送到災區也是好的。”“那你說最低限度是多少?”
“10塊。”

於是我拿出10塊錢,塞進箱子裡。
於是兩天後我的名字出現在牆上“愛心榜”的最底下一行,無上榮光哈。
於是老闆在會議上砸桌子猛批某些人“沒良心”,10塊錢也好意思捐,還不夠獎狀成本呢(不好意思,我隨手丟了),你都忘了本了!不知道今天的好生活是誰賜給你的?!
當然,我是沒給老闆面子,這一點是我考慮不週,我們老闆很要面子的。
當然,我的性格指引著我去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誰說也沒用。

三。

三?
沒有三了。今天,大家都已經知道自己當初的捐款都流向了哪裡、變成了什麼。
當初排斥、批評、鄙視我的人,他們的意識也應該覺醒了吧。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2/07/25 at 11:02:05

Posted in Anthology

Tagged with , ,

紅領巾

with 4 comments

“紅領巾是國旗的一角,是由烈士的鮮血染成的。”

1988年的6月1日,我作為小學一年級首批光榮入隊的少先隊員,聽老師這樣對我們說。

於是我腦海中就浮現出了一幕重口味的場景:地上放著一口染缸,一個個烈士排隊站好,每個烈士走到缸前都要伸出手臂,割一刀,血液流到缸裡。待血液流得差不多的時候包紮好,換下一個烈士繼續流……另一組叔叔們要做切割國旗的工作,每面國旗可以做三條紅領巾(見圖,左上角是不可用的,因為切割到那啥或人民都不好)。最後把切好的國旗放進染缸裡染色晾乾,就做成了一條條的紅領巾。

當年的我感慨:
一,當烈士真不容易呀,從戰場上回來還得被抓去放血做紅領巾。
二,國旗也不容易呀,一面國旗只能做3條紅領巾,這得浪費多少面國旗呀。
三,可是紅領巾為什麼嚐起來不是鹹的?

(我腦中的這個製作流程一直到了小學五年級才知道是荒唐的。別笑我,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有相同的回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2/06/03 at 17:20:57

蘭州印象: 住、行

with 7 comments

夜色下的黃河大橋

蘭州的空氣比天津還差。昨天看到一組數據,說蘭州是中國空氣第二差的城市(最差的是烏魯木齊)。
在白天,蘭州是與藍天無關的;在夜晚,我僅能看到一顆星星。

不過,初抵蘭州,首先感到的倒不是空氣質量,而是氣壓。1500米的海拔讓我缺氧,很容易乏力、昏昏欲睡。
這倒也有好處:對我來說蘭州是個睡覺的聖地。在蘭州的7天無一失眠。

遊人寥寥的街心公園

蘭州的穆斯林比例比較多,男人戴著白色的小帽子,女人一般是披著紗巾。

在上文我提過蘭州的餐飲服務差,在超市也是一樣。但是蘭州人本性還是比較單純的,我把這一現象理解為不苟言笑吧。

基本上在蘭州生活的成本不算高。忙裡偷閒,趕上了《神秘島》的上映,團購了一張3D的電影票,只要26元。不過進場之後就大呼上當了,原來是紅藍3D,而非偏振3D。(蘭州太平洋電影城)

終於寫到 “行” 了。我曾表示過天津的交通是我經歷過最差的,現在這個位置讓給蘭州了。

蘭州的地形是被山包圍

蘭州人民出行難啊。我抵達蘭州的當晚就體會到了:根本打不着車。
黑車氾濫、私家車攬客 、搶車、拼出租車成為每天的事情。真恐怖。
雖然面臨着這麼多的不利因素,但蘭州的出租車卻絕對是大爺。拒載率為70%!也就是說,你在路邊站着平均10分鐘才能打到一輛車,還有一大半的可能人家會拒載你!
好吧,如果願意等的久一點,還有公交車可供選擇,但是公交車存在着20%到站不停的可能性,抓狂了吧?

所以在這一周內,我還是以出租車作為主要工具。
與司機聊天,他們也是一肚子苦水:起步7元,每公里1.4元,蘭州城市又不大,基本上都是7元就到,賺不到多少。全部出租車和一部分私家車又都改成了燃氣式,燃料是便宜了,但是加氣站建設卻跟不上,每天兩次加氣需要排隊1小時,甚至最長的4小時!
出租車只有六千多輛,卻每天還要分單雙號進城,搞的市民每天打車還得記號碼,否則就是拒載,甚至不停。

蘭州的機動車中,SUV和皮卡的比例高一些。軍豪車的比例也很多,陸地巡洋艦、PRADO、紅杉都是常見的車型。不過讓我奇怪的是,CRV和SRX這兩款的民用保有量很高,不知何故。
機動車的車德比較差。亂鳴笛、壓線、逆行的成為常態。不過鮮有闖紅燈的,而天津的機動車闖紅燈率大概為5%。

但是,蘭州行人和自行車的闖紅燈率為100%(天津的這個數字是90%)。老老少少,完全無視紅燈的存在,真是太糟糕了。

奢侈的北京首都國際機場 與 夠用的蘭州中川機場

在蘭州還出了一段小插曲。

那天我剛打上出租車不久,在等紅燈的時候,車門被拉開了,一位大叔坐了進來。他告訴司機:“快,火車站”。(喂,拿我當空氣嗎?)
司機也為難,說你和他不順路。
大叔很堅決:“先送我。”

我終於忍不住了,問他:“那車錢怎麼算呢?” 大叔倒是爽快:“我全付了,耽誤你的時間,應該我全付嘛。”
這個回答倒是我意料之外的,於是我們聊了起來。得知我不是本地人之後,他向我介紹了很多蘭州的現狀,包括我前文寫的一些數據。我們就一路聊得歡,大叔也健談,不亦樂乎。

我喜歡結交這樣爽快的人,於是互相留了電話,這位大叔居然還是衙門的某處長。
大叔一再表示,有什麼想了解的就來找他。而且,不管我坐到哪裡下車,車費他一定要全付。“感受一下咱們蘭州人的豪爽”!我只好盛情難卻。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2/03/07 at 19:42:45

蘭州印象: 醫、食

with 8 comments

前段時間去了一趟蘭州,為期7天。
我本是想劃分為衣、食、住、行來分別介紹的,由於本人對“衣”不大有興趣,加之腰部受傷的緣故,就把“衣”改成“醫”吧。
所以這也是我第一次臥床休息的時候,使用android版wordpress來發布的文章。

到達蘭州第二天上午我的腰部就扭傷了。馬上就去了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當天人很少,整個醫院空蕩蕩的,據說蘭州的醫院周日休息。
有趣的是醫院建在山上,進電梯上五樓,一出電梯我都傻眼了:面前豁然開朗,五樓居然是在半山腰上!

X射線間開門作業

X射線間居然是開門作業,經檢查為腰軟組織損傷。大夫要我臥床、熱敷、吃活血化瘀的藥。結果我也因此改變了在蘭州的計劃:本打算到敦煌甚至拉薩玩一圈的,無奈取消。
順便提一句,我以前也沒發現腰對於人來說真是一個重要的部位,就連一個不經意的動作(比如擰開瓶蓋)都需要腰部的支持。

後記:回到天津後,經朋友介紹去看了一位耿大夫,在按摩床上被他收拾了兩頓。醫囑:不能貪涼,不能幹重活,不能翹二郎腿,慢活動,睡覺要用他指定的姿勢,等等。這幾天半數時間都是在臥床中度過,腰部隱隱作痛,痛苦不堪。

請大家一定引以為戒,保護好腰。

這一章節,蘭州是值得大寫一筆的。其中的重頭戲是:牛肉麵!!(我說的可不是著名的“馬X拉麵” 。)

我該如何形容蘭州的牛肉麵呢?
總之這麼說吧,我再也不會去所謂的美國X州牛肉麵、X先生牛肉麵大王、馬X拉麵的大牌麵館了。蘭州的任何一家牛肉麵(包括路邊的小店)都能甩出它們好幾條街。

樓下有一家“蒼鷹清真牛肉麵”,據說是家老店。每天的營業時間只到下午兩點,生意紅火。
這一周我去吃了5次左右,每次都吃得心滿意足。
蘭州的麵條和粉絲寬度的區分方法比較有趣, 可惜我忘記怎麼叫法了。圖中的兩碗面就是最寬的與最細的麵,個人感覺細的更好吃。
猜猜這一碗麵要多少錢?

只有5塊錢!加更多牛肉的話也只是10塊錢!(圖中的小鐵盤就是盛牛肉的)
天津沒有這個價錢的更沒有這麼好吃的麵。據說這樣風味的牛肉麵和黃河水也很有關係,所以出蘭州就吃不到了。

不過蘭州人民吃麵的風格就不那麼好看了。
無論何時都能看見在路邊蹲著吃的人,像是蒼鷹這樣的老店,屋子裡也是亂的可以。所以就忍一忍,埋頭快吃吧。

“蘭州第一面”

 

在臨行前的一天,我去了一家叫 “蘭州第一面” 的老字號。
這裡的環境好的多了,而這一份牛肉麵也要貴一些,20元一份。(我沒有要加辣椒是因為這些天已經吃辣椒吃得拉肚子了。)

不過最關鍵的,麵的味道,要比那家“蒼鷹”遜色一些。(不過,還是要甩那幾家大牌麵館好幾條街。)
到蘭州一定要嚐嚐牛肉麵。

 

烤串和麻辣粉絲

 

另外讓我滿足的就是蘭州的燒烤。
圖中這樣的牛肉串10元錢5串(原物比圖中的大很多,5串能當我的一頓飯了)。與牛肉麵一樣,天津沒有這個價錢,關鍵是沒有這麼好吃的啊。
蘭州的粉絲也是一絕,純地瓜粉,3塊錢隨便加點菜吃到飽。

不過有好吃的就有坑爹的,蘭州的金漢斯燒烤自助就是最不滿意的一頓飯。價格比天津貴,食物也不好吃,魚肉我懷疑有變質(至少我拉肚子了)。
最要命的是這個服務啊。呼喚服務員無反應,想多要被拒……其實吃了這幾天,感覺蘭州的服務差距很大。

 

時間緊促,還有很多好吃的都沒來得及品嚐。期待下次再到蘭州了。
下一篇將談談蘭州的 “住” 和 “行”,敬請期待。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2/02/20 at 18:00:58

小說推薦:衛斯理系列

with 11 comments

說起衛斯理系列小說,相信很多人都看過或是聽說過了。我每年也是都要重溫一遍。最近這兩天重溫到《連鎖》,感覺上來了,於是寫出這篇文字。

作者倪匡,香港人,有些人已經把他與衛斯理劃上等號了。倪匡的作品很多,號稱是產量最高的華人作家。筆下作品分為幾個系列,其中最為人熟悉的便是這衛斯理系列。
本篇文章是向那些有興趣閱讀此系列的朋友做個簡單介紹,看過小說甚至是衛斯理迷的朋友們就當是尋找一下共鳴吧。

衛斯理,香港人,從小習武,無正當職業(擁有一家公司,但自己不打理),為人正派,愛冒險,脾氣急躁,對不尋常的事情有強烈的好奇心。

衛斯理系列的故事波瀾壯闊、思路跨度很大,寫到人性、因果、靈魂、夢境、天堂與地獄、宇宙航行、時間穿梭、外星人、哲學宗教、價值觀、歷史、間諜戰、新科技,等等。現在看來似乎不算什麼驚人的幻想題材,但這些文章基本都寫於70-90年代。
不過,倪匡的很多作品在中國大陸被禁止,你看過就會懂的(這也是我最初閱讀它的原因)。
(凡是被禁的文藝作品,都是值得品味的。)
(凡是被GFW認證的網站服務,都是值得使用的。)—-兩個凡是?呵呵,扯遠了。

大概在2004年左右,我偶然間讀到一部《沉船》,非常喜歡,於是便知道了這大名鼎鼎的衛斯理系列。接著便是《木炭》和《盜墓》,摯愛之極。

以下為個人推薦的作品:

《木炭》《沉船》《蜂雲》《地心洪炉》《地图》《叢林之神》《風水》《不死藥》《聚寶盆》《屍變》《筆友》《大廈》《盡頭》《環》《創造》《影子》《頭髮》《眼睛》《連鎖》《願望猴神》《迷藏》《玩具》《後備》《盜墓》《搜靈》《追龍》《命運》《極刑》《廢墟》《瘟神》《背叛》《毒誓》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1/07/24 at 21:07:51

Posted in Anthology

Tagged with , ,

嫁老妹

with 9 comments

今天老家表妹出嫁。我未能到場,心情鬱悶。這個情緒恐怕要持續半個月。


(兩歲的我與一歲的老妹。)

老妹比我小一歲,從小就這麼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還記得小時候我倆玩過家家的時候,在家裡宣布“我們結婚啦”,當時大人們臉上哭笑不得的表情……所謂的兩小無猜啊……


(這小胖子是我倆的表弟,下一個大婚的就該是他了。)


(從小到大我都沒見過老妹這麼淑女過)


老妹是個脾氣直來直去的人,活得爽快瀟灑,典型的第七型人格。

從小到大,老妹任何時候都是一種瘋丫頭的狀態,包括這結婚照……怎麼看也還是像小女孩,而不是近30歲的人。我說老妹啊,你淑女點行嗎?呵呵。
(長輩說,現在他們看我們也還是小孩子。)
(更年長的長輩說,他們看我們的父母也還是小孩子。)

30年來,我們打過架,吵過嘴,一起迷茫過,互相鼓勵過,玩過鬧過就更多了,最喜歡的就是一起吃麻辣火鍋。
閉上眼睛,能看到兒時的小路,往事歷歷在目,就像是在昨天。

只可惜今天我未能到場。終生遺憾。
昨天老妹說給我留喜菸,我說你留的話我絕對抽。

老妹,新婚快樂!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1/05/03 at 14:12:58

Posted in Anthology

Tagged with , ,

Donate for JAPAN

with 31 comments

不用指望國內會有募捐行為了,我還是自己來吧。

5.12某國汶川地震的時候,國家和單位發起了大量的募捐和逼捐活動,我沒有捐一分錢。理由是我不相信這些款項不會被大量貪污(別和我說什麽即使有10%用於災民也是好的而妳就能捐款,那是妳),而是做了其他行動。
3.11日本大地震,沒有任何組織號召我捐款,但我要做出這一步。

我最信任的是Google。在Google的專題頁面裏已經有了捐獻的部分,我決定捐出$20,1600日元,100多塊人民幣。錢不多,僅表明心意。
這些錢可以加滿半箱某國的汽油,而我的汽車還有生活中的很多用品,是日本造的。現在日本地震了,我應該做點什麼。

不過,當我開始選擇所在地的時候,可使用Google支付的一百多個地區列表裏卻沒有某國,這讓某國情何以堪啊……

轉到日本紅十字站點,由於地震的緣故,很難打開。搜索donate無結果,在一位懂日語的朋友幫助下找到了捐助的頁面。結果上面說正在開戶和準備中,請等待。

Update:似乎可以用Hongkong代替某國來註冊Google checkout,我還是想再等等日本紅十字的消息。

Update2:日本紅十字已經公開了帳號,但是卻沒有Paypal支付的選項。我只好註冊了Google checkout完成捐款。

心から日本の皆様のご無事を祈っております。絶対負けないから、がんばってください。
日本の人々は、強さをお願いし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Velan lee

2011/03/14 at 09:30:24

Posted in Anthology

Tagged with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