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eheart never stops

Insist on reading & independent thinking.

slipknot

leave a comment »

屋裏有一個家夥和我的狗是同名(連愛稱都一樣), 這家夥上學時玩過樂隊, 彈貝司的. 對搖滾樂有研究, 於是我請他向我推薦一些.
他問我要聽什麽類型的? 新金? 死金? 還是黑金? 我不懂他在說什麽, 我就說我喜歡linkin park.
後來, 他向我推薦了 “大死” 類的slipknot樂隊……………我又問他什麽是大死, 他說你就聽吧. 就是那個勁兒.

這是前段時間的事了. 現在我知道了新金=新金屬, 死金=死亡金屬, 黑金=黑暗金屬……不過我基本是區分不出來. 搖滾文化還很深奧啊.
期間, 我放棄了metallica和limp bizkit,感覺還不如linkin park來勁兒。
我迷上了slipknot. 他們怪異的面具首先讓我感到喜歡. (我很反感打環這種行為, 只感到惡心.)
面具下是一張張吸毒的臉. (不貼圖了, 嚇著小朋友不好.)
他們的音樂很重, 很極端, 很宣泄. 他們的現場演出很暴力, 混亂. 老天, 原來音樂是可以這樣弄的.
從聲學來講, 他們的音樂屬於噪音. 估計人們對他們只有兩種態度: 一是奉若神明, 一是避之不及. 恩, 我屬於前者.
據說喜歡slipknot的人多少都有一些心理疾病, 這倒也不是壞事. 我的心理疾病就是過於固執, 過於極端, 黑白分明.
總之呢, 現在一天不聽slipknot, 我便覺得少了點什麽.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Velan lee

2006/12/12 at 15:31:05

Posted in Essays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