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eheart never stops

Insist on reading & independent thinking.

我們和阿哲零距離

leave a comment »

前言
在2001年3月14日, 我第一次見小張. 很多哲迷都是通過這篇文章認識我的.
現在看來, 也許很多地方顯得幼稚, 但是當年那種熾烈的感情, 到現在還有余溫.
心裏有很多話想說, 但不知道從何說起. 總之, 謝謝小張. 謝謝我的朋友們.

我們和阿哲零距離 written by 楓之彩哲
本文是楓之彩哲等朋友追阿哲的經過,在寫本文的過程中,我們力求過程的完整和準確性。
但是有少數情節和人物是我們不能透露的,希望您能理解。
本文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和保持完整,謝謝!

人物介紹
楓之彩哲:以聲作哲站長。
mengfd:張信哲東北網站長。
茄菲:風非凡的同學,黑龍江省唯一的一位歌友會會員。
carol:mengfd的同學。
以上人物均為超級哲迷。

3月12日 距離:估計在20000米左右
彩哲仍然去上課,但是心早已經飛了。暗暗決定:不行,一定要註意打聽情況。無論如何,先和mengfd、大嘴、茄菲、925音樂頻道聯系一下吧。
晚上的時候,彩哲很累了。還要學習MCSE的課程,就把這茬子給忘了。(真可恥!!)

3月13日上午 距離:估計在20000米左右
彩哲沒有去上課,在網上一直查資料,看看有沒有相關的報道。
後來,mengfd上線了,就和他研究這件事情。初步決定:下午出去打探消息。

下午13:30 距離:估計在19000米左右
彩哲和mengfd在工大門口見面了。一路打探,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們終於得知阿哲已經到了哈爾濱,而且住在江北太陽島上的黑天鵝俱樂部!!
那時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當然,我們興奮壞了,只可憐彩哲忙了一天,還沒有吃東西呢。。。就買了糖葫蘆來吃。後來等車等不及了,就又攔了輛TAXI……

15:30 距離:估計在13000米左右
我們到了松花江邊,準備坐80路車過江。
我們找到了80路,離開車還有十分鐘,我就下車買了點吃的東西,回車上吃。因為我們不知道一會的情況會怎樣,還是先吃點東西吧。
開車了。快到站了,可還是沒有人來收票,真是奇怪啊。。我和mengfd一直迷惑著。“司機同誌,第五加油站停一下。”彩哲說。
車到站停下了。就在我們剛要在前門下車的時候,那司機轉過來,朝著mengfd說:一元五一位,來買一下票。我倆當場暈倒……mengfd的火腿腸也掉進了大泥巴裏……

要想去黑天鵝,面前有兩條路,一是等80路車,二是叫TAXI。其實在這麽偏僻的路上叫車也不容易的。但是最終我們還是找到了車。於是我們就到達了黑天鵝。

16:00 距離:不詳(因為不知道阿哲是不是出去拍戲了)
我們到達黑天鵝。這是極偏僻的一個地方,很難想象摯愛的阿哲就是住在這裏。我們在大門口,和門衛交談了半天,結果是—-我們想進去是不可能的。不過呢,肯定了阿哲是住在這裏!
當然了,我們就開始在門外等。
彩哲和mengfd寫了張字條,請門衛幫我們送到阿哲那裏,他就會見我們的。因為我們相信阿哲一定知道我們的站點。但門衛就是說他們不能打擾住店的客人!
後來又與門衛交涉幾次,他們又說阿哲已經出去了,去幹什麽不知道。今天晚上12點有他的戲,拍攝地點就在黑天鵝的風景區內。門衛說我們可以在門外等到12點,但不一定能看見他。所以呢,他勸我們還是回去算了。
我們商量了一下,門衛可能是在騙我們,他想把我們嚇走,那我們當然是不會走的!但是留在這裏也沒什麽用啊,一來連大門都進不去,二來我和mengfd沒想到今天會有這麽大的進展,根本什麽都沒準備嘛!還是從長計議吧,反正阿哲是不能在這裏只呆一天的。

17:10 距離:不詳
80路車5:30以後就沒有了,所以我們必須在這之前回江那邊去。我們上了車,戀戀不舍的離開了黑天鵝。
在回去的路上我們商量了一下,我回去準備海報,mengfd準備照相機,明天再戰。
晚上,我們又通了幾次電話,得知mengfd和一個朋友明天上午不能來了,得下午才行。
於是彩哲給茄菲打了電話,告知她詳情。和她約好了時間。

3月14日
7:30 距離:估計在19500米左右
彩哲起得很早,洗完臉就去食堂吃飯了。這回有了前一天的經驗,彩哲故意買了好多東西吃。但是……正吃著,呼機大作。是茄菲傳的。於是也顧不得吃完,匆匆扒了幾口餛飩就跑了。

8:25 距離:估計在21000米左右
彩哲到了工大車站,到處找茄菲。後來找到了她。接下來我們去大世界商場買阿哲的海報。坐63路車到了那裏,還沒有開門呢。等到了九點才開門。我們上到三樓,因為彩哲在那認識一位老板。誰知道不知道怎麽了,那老板今天竟然沒開張。我們只好開始到處找。跑遍了三四樓,只找到兩張。這可絕對不夠。我們決定去透籠商場。

9:40 距離:估計在17000米左右
我們打TAXI來到透籠。在車上,茄菲讓我看她準備送給阿哲的禮物,那是一個印章,上面是“信仰”兩個字,是她親自刻的。我被她感動得要命,馬上要她幫我印在了兩本書上。
到了透籠,這裏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真的有很多海報可以買!彩哲和茄菲決定買六張一樣的海報,於是就挑了五張《信仰》的海報。又跑到另一家買了一張,這才湊夠數。然後,茄菲又幫我選了只加菲貓。

10:00 距離:估計在16500米左右
本來就馬上要坐車去江邊的,但是路過索非亞教堂的時候,彩哲才想起忘記買膠卷了。於是又趕到曼哈頓商場,買了卷富士膠卷。
彩哲想,應該在索非亞和茄菲照張相片,說明我們出發了!於是又找人幫忙照相。ok!萬事具備,去黑天鵝吧!

10:20 距離:估計在16500米左右
打車。告訴司機到80路車起點。那司機卻不知道在哪。只好告訴他,到香格裏拉酒店停一下。

10:35 距離:估計在13000米左右
到香格裏拉酒店門前了。天那,彩哲竟然忘了那個站點具體在哪了!問了交警後開始找。。老天照顧!很快地就找到了。

11:05 距離:估計在12000米左右
我們上了80路車,激動之余,我們竟談起了計算機。(誰讓彩哲和茄菲都是學計算機的呢。)茄菲給彩哲一頓大講linux,彩哲聽得五個身體都摔倒在地上了……

11:30 距離:500米
我們到達黑天鵝的門前。這裏還是一個人都沒有,看來消息封鎖得很嚴啊。門衛當然還是不讓我們進入,盡管茄菲出示了證件—-會員卡。交涉了一會,他們說我們可以和酒店的大堂聯系,但是305房(阿哲住的房間)是沒有電話的。所以我們聯系不到阿哲的經紀人。但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試試看吧。
我們給大堂打了電話,服務員卻說她不知道阿哲是不是來了這裏!不過她倒是問了我們,為什麽門衛不讓你們倆進來呢?如果你們作為正常的顧客來住店消費,是不應該不讓進來的呀。
一句話驚醒夢中人!我們馬上回到門衛那裏,和他們說,我們要消費。他們一句話都沒多說,只點點頭說了句“恩”。

12:00 距離:200米
真是笨那!早知道這樣,昨天就可以進來了!
我們進了大堂,問了一下。得知住進主樓要440銀子,而且三樓已經沒有空房了。(要知道我們本來想住進304的!)如果住主樓旁邊的小樓呢,要140銀子。我們問:是不是可以讓我們先看一下房間?服務生說沒問題,就領我們到小樓看了一下。我們心不在焉的看完,問他,可不可以在黑天鵝院子裏看一看?他說也可以的,你們看完再做決定住不住吧。就離開了。
我們擡頭看著305的窗戶,很激動。我們那時和阿哲的距離只不到200米了!可惜就是看不見他。我們不能在下面喊阿哲的名字,那樣會讓他失望的。算了,反正阿哲一時間也走不了。彩哲出了個主意,我們考察一下這個大院吧。
哦?那邊有幾輛面包車。走近一看,不得了!上面寫著“《停車暫借問》攝制組化妝車”!阿哲現在一定在黑天鵝裏!馬上記下了車號,並且拍了照。
3分鐘後,彩哲得到另一個重要的結論:這個樓沒有後門!!也就是說,阿哲出去拍戲,是肯定要從主樓正門出來的!!
太好了!我倆拿出了海報,茄菲還拿出了會服。我倆站在正門前,舉著海報等待阿哲的出現。可是……

12:35 距離:500米
來了一位門衛,對我們說,你們是否商量好了開房間呢?彩哲和茄菲說,馬上會來兩個朋友,得看看他們的意見。
門衛說很抱歉,我們是不允許客人在這裏等的。請到大門外等吧,請。(其實傻子都看得出我們的目的不是來這裏消費的。)
沒辦法,我倆只好又回到大門口。但是心裏塌實多了。茄菲寫了張紙條放進了裝印章的盒子裏,彩哲也寫了張紙條放進了加菲貓的包裝袋裏。然後,我倆就舉著海報,在門口等著。

12:55 距離:500米
來了一輛80路車,mengfd和另一個女孩子下了車。我過去說,你可算是來了!下午沒課了?這位是……mengfd連忙向我和茄菲介紹:這是我的朋友carol,也是哲迷。我也向他們介紹了茄菲:這位是黑龍江省唯一的歌友會會員啊!
既然大家都是哲迷,那也沒什麽客氣的了。來,一人一張海報。按茄菲的話來說就是“列隊正門”。

下午13:30 距離:2米(不過當時不知道)
我們在門口遠遠地就看見有很多輛車和人員在院子裏調動。我們很激動,是不是阿哲要出來了?
這時候來了輛80路車……
回頭再看院子裏,一輛一輛的車就往外開了。先後開出了幾輛面包車,一輛道具車和一輛黑色轎車。但是沒有看見哪輛車裏有阿哲啊。阿哲出來了沒有啊……(其實阿哲就坐在一輛很臟的面包車裏,這是後來看照片才發現的。)

14:10 距離:不詳
我們還在拿著海報等阿哲回來(或是出來)。這時來了兩個人。先生先開口了,他是黑天鵝的經理,他說看我們從昨天下午就來了,一直在外面站著。凍得怪冷的,他很感動,知道瞞我們也沒用了。阿哲是住在這裏的,不過戲檔很忙,恐怕沒有多少時間。他說盡量給我們安排一個時間,讓我們可以和阿哲拍張相片,說句話,而且半夜拍戲的話,我們可以去看。但是現在呢,你們在外面站著是不行的,我要對我的客人負責,也要對你們的父母負責。這樣吧,如果你們的經濟允許的話,還是住進來吧,一來不至於凍壞,二來行動也方便一些。你們商量一下吧。
我們激動壞了,但還沒昏頭,馬上就問三樓有沒有空房間啊?“三樓的右邊沒有了,都是劇組的人,左邊都是空的。”

14:30 距離:不詳
經過一系列思索,我們決定住在小樓的101房間。因為440的銀子奢侈了些,而且你總不能跑到阿哲的房門口去等他吧?會嚇著他的。何況院子裏有了什麽動靜,你也不知道啊。小樓的101房間呢,雖然離阿哲遠一點,但是看305的窗口很清楚,又很容易掌握院子裏的情況!
於是我們成了“名正言順”來消費的遊客。一進101,我就把窗戶上全貼上了《信仰》海報(當然不是用膠帶!是用枕頭在後面頂住的),用來引起別人的註意。據我的觀察,吸引效果95%!

15:10 距離:不詳
得知阿哲確實已經出去了,大概得五點多才能回來。我們試圖上三樓阿哲的房間,卻被阻止了。理由是“對客人負責”。
我們沒什麽事了,幹脆打探一下外景基地在哪裏吧。女孩子們都累了,於是這個任務自然就落在彩哲和mengfd身上,carol也跟來了。
我的mengfd打聽到外景基地叫“滿族園”,而且就在主樓後方不遠處!!原來這個外景基地就在黑天鵝裏!!!
我倆自然就前往滿族園。後來找到了一個四合院,看見裏面有拍攝時用的大燈。一定就是這裏了!不過呢有保衛看管著。
說到保衛們,這幾天都已經和我們很熟悉了,本來黑天鵝裏也只住了兩夥人:劇組、我們。
他自然就沒阻止我們進入這個四合院。不過他說你們在院子裏看看就好,不要進屋了。我們就在院子裏看。
哇,好漂亮的四合院啊。我們開始拍照。這時有位工作人員進了院子來,(我看他是剛剛喝完酒吧,有點“高了”)他對我們說:“想不想當把演員啊?”我們當場就楞住了!難道有群眾演員嗎?
“那倒不是,你們可以進屋看看,坐炕上照兩張相片作紀念啊!東西別動,晚上我們還要拍戲呢。”
這還了得!…………
(請參看幕後花絮)(本花絮驚爆指數:70% 搞笑指數:70%)

15:40 距離:不詳
有位朋友還有事,得回去了。大家就一起送她上車,順便買點東西回來吃,因為午飯還沒吃呢。
誰來留守101根據地呢?大家一致決定由彩哲來留守。(555555~欺負人呀。。。)不過也好,彩哲終於可以躺在床上歇一會了。
但是等等!你就這樣休息了嗎?不行!我又起來,走到窗臺邊,密切監視院子內的動靜。
其實也沒什麽好監視的,整個黑天鵝裏就住了我們兩夥人,他們都沒回來,我監視誰去?罷了罷了,還是註意點吧。萬一重要的情況被我錯漏了,等他們回來,彩哲可能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16:25 距離:不詳
夜幕已經慢慢的快要落下了。我們生出一個想法:反正坐在這也是等著,不如主動些去305!也許大堂的服務生已經下班了呢!說幹就幹,我們拿出了照相機,出了小樓,往主樓走去……
進入大堂了。我們徑直上了樓梯。沒人管我們!太好了!我們像做賊一樣一口氣竄上三樓,跑到305門前!!
天啊,阿哲這幾天就住在這裏!我們趕快拿出照相機對著門一頓拍。
正在我們試圖敲門的時候,來了一位女服務員。她問我們:你們是來做什麽的?
我們只好回答她是來隨便看看。“對不起,盡管您是我們的客人,但是不能去打擾其他的客人。請吧。”
我們就下樓了。。盡管這樣,但還是收獲不小!

17:30 距離:不詳
天差不多已經完全黑下來了,但是黑天鵝裏的燈光把院子照得還是很清楚。
正在我們著急的時候,一輛輛的車陸續的開進了院子!是劇組的車!阿哲回來了!!
我們急忙拿上海報和會服,站在主樓門的旁邊等阿哲出現。我們激動萬分,可是這幾輛車下來好多工作人員,沒有阿哲的影子啊!

17:55 距離:5米
有位朋友和我們說過,她在火車站見到阿哲的時候,阿哲戴著小球帽,穿一件黑色的大棉襖。所以我們一直在註意這個特征。
又來了好幾輛車,都是劇組的車,但就是不見阿哲!
最後一輛車也進來了。我們默默的祈禱:阿哲快出現吧!
車停在了主樓門前,下來一位穿黑色棉襖的人!哦,是位工作人員。但是,緊接著下來的是周迅。她沒有看見我們,就徑直走進了大堂。這時第三個人下來了,他也穿著黑色大棉襖,但沒有戴小帽子。他也沒看見我們,也進了大堂。
等等!彩哲覺得不對勁了!!!回頭一看,啊!!盡管是側面,但卻好像阿哲!!
彩哲想馬上告訴身邊的朋友們,但是身體竟然不會動了!!
阿哲一行人都進大堂了。旁邊的警衛對我們說:阿哲都進去了,你們怎麽不去追他?你們不是從昨天就等他嗎?
“啊?!!”大家一起回頭,卻只看見阿哲的背影。還是彩哲手快,及時拍下了阿哲的背影。(但是底片後來還是沒洗出來。)回頭看看傻了的幾個人,正在激烈討論呢。
茄菲:“哎呀!我看好像他啊!”carol:“哎呀!我只註意周迅了。。。”
只有彩哲看見了阿哲的側面,別人都只看到了背影。這時阿哲的女助理菜淑佳向我們走來,看見我們手中的海報和會服,和我們說,你們把東西都給我吧,我拿去給阿哲簽,你們在這裏等我。
啊!真的嗎!我們乖乖的交出了東西。淑佳收完,就坐電梯上三樓了。
旁邊的警衛和我們說,你們快去305找張信哲啊!呵呵,似乎他比我們還著急呢。
我們當然不能去了,此時此刻我們要給全大陸哲迷爭口氣的。

18:05 距離:20米
阿哲的一位石制片拿著海報和會服走出了電梯間。
他舉起了會服,問:這個會服是誰的?茄菲走上去說,是我的。
“哦,你拿好。阿哲特別關照我,一定要親手交給那位歌迷,不要拿錯了!”
茄菲捧著剛剛簽過名的會服,傻在那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
“這些海報你們拿好,回去分吧。你們多年的心願已經滿足了吧。”大家一起點頭,誰也沒有說出話。
“那麽,你們還有別的事嗎?我幫你們轉告阿哲。”
這時一直傻著的茄菲說話了:“請轉告他,拍戲很辛苦,多註意身體。”
“好的,我會轉告他。那麽,再見嘍。”彩哲一直想說一句話,但始終沒有說出,因為嘴不聽使喚。
我們拿著無比珍貴的海報和會服,向小樓101走去。彩哲一直跟在大家的後面。剛出了大堂,彩哲的眼淚就下來了。我已經很久沒這樣哭過了。
一直到了101房間,大家欣賞剛剛得到的寶貝的時候,mengfd發現了,我在哭呢。哭得滿面通紅,摘下了眼鏡,捂住了嘴。
他過來攬住我,拍拍我的肩膀說:“別這樣。”這時大家一起把目光投了過來。(真丟人啊。)
我向大家擺擺手說:我沒事。但這三個字說得泣不成句。我走到窗邊,背對著大家,自己哭了一會兒,感覺好點了。
哦,我也該看看簽名的海報啦。哦?我看見茄菲跪在床邊,床上攤著她那件剛簽完名的會服,茄菲楞楞地看著它。
我問她:你怎麽沒哭啊?她擡頭看著我,笑了一下:“這樣高興的事不值得哭。”
但是,我明明看見她的眼睛裏亮晶晶的……

18:20 距離:150米
好啦好啦。哭的別哭了,看的別看了,大家都餓了吧。我們該慶祝一下了不是嗎?
這才感覺到餓……那麽,我們是去餐廳還是把飯菜拿回來吃?
大家一致決定:拿回來吃吧,這個101是我們的家了,我們一家人在這裏熱鬧的吃不是很好嗎?而且還要“監視”阿哲的啊。
不過誰去餐廳買呢?大家又一致決定:楓之彩哲去吧!(5555!好人老挨欺負啊。)不過彩哲倒也拉了mengfd過來,讓他陪我去。呵呵~~(mengfd:抗議!%¥##¥%……)
我們到了餐廳,心想應該沒有人吃飯吧。但是我們錯了!有兩桌劇組的人在吃飯!裏面還有一個包間,而且桌子上也擺滿了菜!餐廳裏在播放《王子公主》!
直覺告訴我們,阿哲一會一定會來這裏吃飯!奇怪啊,他吃飯不是讓助理幫他買回305吃嗎?
我們問了一下服務生,得知阿哲一會就到!快!我讓mengfd先點菜,我回去叫朋友們過來!
彩哲飛奔回101:大家別歇著了,馬上跟我到餐廳!……

18:30 距離:少於150米
大家拿著相機和海報等東西跟著彩哲“跑”到了餐廳。
mengfd已經點好了菜在等我們呢。我們在離門不遠的地方的一張桌子就坐。
正在我們激動地小聲議論的時候,走過來一位慈祥的中年女士。她告訴我們,她是餐廳的經理。她看到我們在這裏好幾天了,很為我們的熱情感動。
她說會盡量幫我們實現和阿哲合影的願望。天啊,我們感激不盡!!—-在此我們由衷地向您說一聲:謝謝您,高阿姨!

18:40 距離:5米
我們感覺背後的門被打開了,回頭一看,啊!阿哲戴著一頂灰色的小絨帽,和好幾個工作人員匆匆地進來了!
於是我們幾個全體起立看著他微笑,但並沒有去攔他的路,因為我們此刻已經代表了全中國的哲迷,不能給大家丟臉啊。
阿哲看上去很累。雖然走得很急,但還是看見了我們。他向我們微微笑了一下,就徑直走向了一號包間。我們好幸福好幸福!!
這時候,我們點的飯菜送上來了。“先生請慢用。”服務生對我們說。
可是我們誰也和他說話,都在看著關著門的一號包間……摯愛的阿哲現在就在那裏面吃飯呢!!光想想都會受不了!

18:55 距離:10米
飯菜還是一直沒有人去吃。
我們看外面的兩桌劇組的人已經吃完飯了,幹脆我們把飯菜都拿到那裏去吃,離阿哲近一點,吃飯也會更香!
於是我們把飯菜等東西都搬到了離包間很近的一張桌子。但是就更沒人吃飯了,全激動得要命。
由於不斷的有服務生進出包間,阿哲又是坐在正對包間門的座位,所以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阿哲。
mengfd忽然說:“哎呀!我看見他在吃粉條呀!”“啊?!”我們聽到這句話就像發現美洲了一樣……
當然彩哲也看見阿哲吃東西的樣子了,老實說,…………呵呵,不好說呀。
大概是阿哲忙了一天很餓了吧,他大口大口的吃飯,那副神態是在電視中絕對看不到的呀!可愛極了!!!
“先生請慢用。”又一盤菜送上來了……我們望著慢慢變涼的飯菜,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萬一阿哲吃完了飯就得馬上離開呢?這很有可能,因為有好多人都和我們說過阿哲這幾天的戲非常緊。
mengfd說我們寫個紙條給阿哲看吧,他如果知道我們的身份,一定會和我們合影的!(紙條大意彩哲記不大請了,朋友們還是去問mengfd吧。)
寫好了,我們每個人看了一遍,都說行。就叫旁邊的服務服務生來,問他可不可以幫我們送進去給阿哲看。他說:“很抱歉,我們要維護客人的利益,您是我們的客人,但是您是不能打擾其他客人的。”
我們沒招了。。。但就在這時,餐廳經理走了過來!!我們馬上給她看了紙條。她笑著對我們說:“你們還很乖啊。他知道有你們這樣的歌迷會很高興的。哦,你來一下,你幫他們把這紙條送進去給張信哲看吧,人家在這等好幾天了,就為了照張相,也不會耽誤他太多時間,這幾個孩子很聽話的。”於是當然紙條就被送進包間啦!勝利在一步步向我們走來!
“你們還是先吃點飯吧。”高經理慈祥地對我們說。

19:05 距離:10米
“好啦好啦,咱們能做的都做了,等他答復吧,咱們吃飯先。”彩哲勸大家。
但還是沒人吃。carol小聲嘀咕著:“他能不能答應我們的請求呢……?”
彩哲暗暗對自己說,一定能的。我相信我們不會看錯他。我們默默的為他付出這麽多年,他一定能體會。
包間的門開了,服務生拿著紙條從裏面走出來。“他同意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們要不是顧及到身處餐廳,一定會高興得喊出來!
服務生接著說,你們把紙條收好吧。他說字寫得不錯。
“啊?!”mengfd大吃一驚,我們也都看著mengfd!“阿哲誇我了!!”mengfd的大嘴樂成小簸萁……“行啊哥們!”彩哲拍著他的肩膀。
阿哲沒有在紙條上寫字。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把紙條捧在手心裏看呀看。這是阿哲剛剛拿過的東西呀!!一定要好好的收藏起來!!
但是,當彩哲把紙條翻過來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大事情!!具體是什麽,請看幕後花絮吧……(本花絮驚爆指數:600% 搞笑指數:540%)

19:10 距離:10米
哎呀,他是要和我們單獨合影還是和我們一起合一張?
還是選個代表問他吧。可是誰來問他呢?
看看carol,她笑著搖了搖頭。“我不行。我會說不出話的。”
看看mengfd,他也笑著看我,“幹嘛?我去不了。”
看看我,我連忙說:“我心理承受不了這麽大的沖擊。”(我夢見幾次和阿哲零距離,都是以我昏倒而夢醒。)
看來只好由比我們都要成熟冷靜的茄菲來完成任務了。她深深呼了口氣,拍拍胸脯:“別緊張,別緊張。。。大家都別緊張啊。”
可是該說些什麽才好呢?我幫她想:“你就說,我們可以每人和你照張相嗎?”
“拉倒吧!這麽問就行,我們可以和你單獨合影嗎?”
ok!還得是茄菲啊!可是要站什麽姿勢呢?要不要拿海報和禮物呢?……

19:15 距離:零
阿哲一邊穿棉襖一邊從包間裏走了出來。而我們早已準備好了。
看著他,我的確感覺到頭暈目眩。我清楚地知道,我無數次夢見,心中的神,唯一的信仰,摯愛的阿哲,他確實就站在我面前!!這次不是夢!!
我們迎了上去,茄菲問阿哲:“我們可以和你單獨合影嗎?”
還沒等阿哲說話,旁邊的助理就說話了:“阿哲今天晚上的戲很緊,要拍到淩晨的,大家一起照一張吧。”
阿哲看著我們說:“啊,啊,大家一起吧,大家一起。”
天那!!他的聲音簡直……太好聽,太完美了!!
盡管有點失望,但這是阿哲勸我們的,我們當然是乖乖的聽阿哲的話啦。
茄菲拿著綠色的會服,我和mengfd拿著海報,阿哲在中間,我們站在兩邊。
阿哲這時候問我們:“你們今天上午就來這裏了吧?”
茄菲回答:“我們昨天就來了。”我也回答:“明天我們還會在這裏的。”
阿哲好像很有感觸的說:“哦,這樣子啊。”
(其實carol在這時候也有表現,是後來才聽她開心瘋了似的和我們說的。請參看花絮。)(本花絮驚爆指數:150% 搞笑指數:30%)

這時,為我們拍照的工作人員說,我和mengfd兩個男生應該蹲在前面。
我倆就拿著海報蹲在了阿哲前面。我輕輕靠在阿哲的腿上,覺得幸福極了!!!
因為,我終於實現我的願望了!!!如果這一時刻時間能夠靜止,我會想起很多很多……
我會想起我第一次聽《愛如潮水》的激動;
我會想起我看完阿哲在春節晚會上《多想》後的失眠;
我會想起我剛開始能為阿哲建站的喜悅;
我會想起我從阿哲的夢中醒來的淚痕;
我會想起我在新世紀零點的時候許下的願望……

這一切一切在此刻已經化做一個永恒的完美!!
(其實還有一個比我們幸運得多的人,她是誰呢?請看花絮。)(本花絮驚爆指數:30% 搞笑指數:150%)

照完相了,我聽見背後的阿哲說了一句:“好。”
那個好字說得非常有彈性,非常好聽,但更重要的是,這個“好”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聽阿哲說話這麽有立體感!!因為,他就在我身後!!

阿哲對我們說:“再見!”茄菲趕快叫住了他:“阿哲,請等一下!”
“哦?”“這個印章是我親手刻的,送給你。”
“啊,謝謝,謝謝!那麽,一會見嘍。”說完,阿哲就跟著幾個人走出了餐廳。
再看茄菲,她好幸福好幸福!我們都好為她高興,她終於親手把她的禮物送……壞了!我忘了把禮物送給阿哲了!天啊!!
我大亂,心想:一定要把禮物送給他!於是奔向我們的桌子,抓起加菲貓就沖了出去。阿哲應該還沒走遠!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跑著,終於看見了阿哲和身邊的工作人員!
他們聽見了腳步聲,都回過頭來看著我。菜淑佳問我:“你有什麽事嗎?”
我說:“我忘把這個禮物送給阿哲了。”淑佳說:“謝謝你,交給我吧。”
我不想讓阿哲失望,也不想耽誤時間,就把加菲貓給了淑佳。
阿哲對我說:“謝謝你!”淑佳說:“好了,……”我沒等她說完,就說:“我有一句話一定要和阿哲說。”
阿哲微笑著看著我。於是我懷著無比的激動,對阿哲說:
“阿哲,我代表無數哲迷們的委托來向你說一聲:生日快樂!我們永遠支持你!”
阿哲笑得更開心了。“謝謝!”
“阿哲,拍戲很辛苦,你一定要註意身體啊。”“我會的!”
說實話,我非常舍不得讓他離開我的視線。但是我又不想耽誤他更多的時間。
於是我說:“阿哲,一會見!”“好,一會見!”他向我擺了擺手,就回頭走了。
我目送他遠去。走遠了。轉彎了。消失了。
我身體終於支持不住,一下子跪在地上,哭了起來。—-我終於能和我心中的神對話了。我看著滿天的星星,心想,換來今天真是不容易啊。
這裏沒人,我也就不怕被人看見弄得丟人,痛快地哭了一場。哭完感覺好多了。

我回到餐廳。他們正在收拾飯菜呢,看我回來了,馬上來問我怎麽樣了。
我大笑著向他們伸出兩個手指:“耶!!”……

19:25 距離:10米
阿哲一會要拍戲,他的化妝間在小樓的305房間,就在我們的樓上。
我們拿著海報揣著相機懷著愉快捎帶飯菜回到101“基地”。但現在還不是慶祝的時候,因為阿哲是比我們先回來的,他現在就在我們的樓上化妝呢。
我們要在一樓的門廳等他下來。當然我們不會做什麽,就向他微微笑,擺擺手就好。
我們都拿著海報站在走道旁邊。這時走過來一位大胡子的胖男人,他是管道具的,看見我們拿著海報,苦笑著問我們:“你們從昨天開始就這樣,不累嗎?”我們笑了笑。
他沒有等我們的回答,又笑著說:“也值得,心願總算實現了。呵哈哈……”他笑著走了,但又返回來,小聲跟我們說:“其實他不就是個人嗎。看看也就行了,何必在這受這累呢?”
我對他說:“叔叔,您能理解我們的。”他閉上眼睛微笑著點了點頭。就走了。

後來我們一想,海報是已經簽過名的,再拿出來,阿哲會不會認為我們不珍惜這些海報呢?
再說就算阿哲不這麽想,我們老是這樣,會不會讓他有壓力呢?最後決定,我們不拿海報了,就坐在沙發上向他微笑吧。
這時我們也發現一個大問題,在我們的走廊裏面的105,106房間,住的都是劇組的人!!淑佳也進進出出的!
我們並排坐在沙發上,等著阿哲下樓來。(彩哲離樓梯最近。)

20:25 距離:2米
周迅首先化好了妝,下樓來了。她看看我們,嘴角浮現一絲微笑,就走了。
阿哲下來了。他顯得更年輕了!因為我坐在最前面啊,所以我就微笑著先向他擺了擺手。阿哲看見了我,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我絕不是自作多情),他笑著也向我揮了揮手,嘴巴張開了一下,露出了小虎牙。可愛極了!
可惜現場很嘈雜,要不然我一定會聽見他說的那個“嗨”的。
他這是前往片場拍戲的。我們看阿哲走遠了。
但這時候呢,mengfd的媽媽來了。阿姨擔心兒子嘛。但在我們為mengfd求情下,阿姨放心地回去了。

21:00 距離:大概600米
送走阿哲,我們才覺得—-好餓哦!!!現在該慶功啦!!拿出早已涼了的飯菜和買的食品,大吃了一個小時!大家別提有多開心了!
後來大家休息了一會,就繼續行動了。下一站是—-片場!

23:00 距離:20米
我們乘著夜色,冒著寒風,向黑天鵝的後方—-滿族園走去。阿哲現在就在那拍戲。
遠遠地就看見那裏燈火輝煌。但是周圍卻靜悄悄的—-誰半夜會跑這麽遠出來呢?
我們到了四合院附近,開始是在遠處看,但是卻看不清楚,只能隱隱約約看見幾個演員在拍戲。

23:40 距離:10米
我們覺得這樣也不是個辦法,幹脆還是冒把險,直接到大門口去看吧。
四合院的門口被場地的燈光照得亮亮的,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院子當中有個谷倉,谷倉前面是個木頭堆。工作人員看見我們來了,也沒趕我們。
老實說我這是第一次看現場拍戲,原來和電視中看到的一樣啊!有導演,有攝像師,還有道具師,拾音師,還有場記……
對了,阿哲怎麽沒出現啊?現在是孩子們的戲。我們看到右邊的小屋裏亮著燈,還有工作人員進進出出,阿哲一定在那裏休息呢。
等了半天,阿哲還是沒出來。一直是孩子們放鞭炮的戲。

0:00 距離:大概600米
蔡助理走了過來,我們預感不妙……
“不要在這裏看了啦,他會好緊張的!”“不會,我們只是在這裏看,我們不說話。”
“那有會影響發揮啦!你們回去吧!”……
我們只好回去了。離開片場的燈光範圍,我們才感覺到好冷!!趕快回到101,好好的暖和了一下……

0:30 距離:10米
我們暖和好了,想來想去,還是助理的原因。我們只在那裏看,怎麽會影響到阿哲呢?何況剛才也沒看見阿哲出場啊!
我們好想看阿哲演戲的樣子,於是就又出發了。
再次來到四合院大門口,不過這次太幸運了!!阿哲正在和周迅拍戲呢!!
阿哲穿著一件很厚很厚的大衣,戴著一頂小前進帽和皮手套,腳穿一雙黃顏色的大頭皮鞋!天那!阿哲的這副樣子……這哪像是情歌王子啊,分明變成了林老板呀!阿哲的打扮真好玩!
周迅穿一件小紅棉襖,紮著兩只小辮。

攝像機還沒開,阿哲和周迅在對臺詞。
他們對完了一個鏡頭,站在原地等著攝像機就位。
這時!!周迅看見了我們,她指了一下我們,然後回頭和阿哲說了句話!
阿哲看了我們一眼,臉上現出一點笑意,微微點了點頭。

我估計周迅的那句話是:“你看,你的那幾位歌迷又來了。”
阿哲:“恩恩……”

天那!我們幸福死了!
(阿哲不能使勁的向我們笑,是因為這場戲的劇情是比較憂郁的。他也要培養情緒啊。)

“燈光。。。聲音。。。好!開始!”
阿哲和周迅就開始認真地演了。阿哲的臺詞不多,而且每句都很短,就幾個字。
但阿哲每說一句臺詞,都要醞釀好久,像是用自己的心去說的。他拍得好投入啊!
“你們從什麽時候訂的婚?”周迅問阿哲。
阿哲沈思了幾秒鐘。“14歲。”—-他的聲音還是那樣好聽與深情。
“啊,那麽早啊。”……
這時候阿哲點燃了一個爆竹,爆竹向天空飛去。阿哲擡頭看著天空,又沈思了半晌。
“別這樣,你和我不會有結果的……”
我們被凍得哆哆嗦嗦的,但是我們一動也不動,專心地看著阿哲拍戲。
忽然導演說了句:“cut!”
看來這個鏡頭不是很理想,要重拍。
“cut!”……“cut!”……
這個鏡頭拍了好多次,阿哲就一次次地演。他好認真,但我們好心疼。

3月15日
1:30 距離:10米
阿哲的男助理向我們走來了……“對不起,你們該回去睡覺了。”
“我們只是在這裏看,我們不出聲!”“那也不行,你們會影響他的。如果你們再不走,那我只好關門了。”
茄菲說話了:“好,我們走。請你幫我們照顧阿哲,別讓他累著了。”“好,你們放心吧。”

1:40 距離:大概600米
我們回到了101。我們的探班計劃就這樣結束了嗎?不行。一會我們還要去陪阿哲。可是我們實在是又累又困……
這樣吧,先稍作休息,一會再去。一會還誰去呢?mengfd明天早上六點就得走,他得睡覺了。
我問茄菲什麽時候出發呢?她看了一下表:“2:20吧。”“ok。”
彩哲回到和mengfd的房間,把呼機定時,然後大睡起來……沒多久竟然醒了。看看時間……
恩?2:30了?不可能。就算呼機沒把我叫醒,茄菲和carol也能來叫我呀。
彩哲來到茄菲的門前,敲了敲走進去。“現在幾點了?”“2:04啊。”
哦,原來是我定時的時候操作錯誤了。哦?“你一直沒睡啊?”彩哲看茄菲竟然沒有睡覺的意思!
“我睡不著。”彩哲覺得自己也精神了許多。“那我們聊天吧。”
於是彩哲和茄菲聊了一會兒……彩哲又困了,說:“我困了,我去睡一會。”
彩哲回到房間裏躺在床上,拿起呼機看看還能睡多長時間……2分鐘!已經是1:18了。。。
彩哲又從床上起來,回到茄菲那裏……茄菲叫醒了carol……

2:20 距離:肯定600米之內
我們三個又出發了。彩哲一邊走還一邊打呵欠呢。
夜,更涼了!我們剛一出小樓就感覺到很冷很冷!但無法阻止我們對阿哲的熱情與掛念:阿哲現在也在挨凍呢!我們要和他同甘共苦。

2:30 距離:肯定600米之內
我們快走到片場的時候,有兩個人和我們擦肩而過(絕不是阿哲)。隱約聽見他們說什麽宵夜……難道已經收工了?我們急忙向四合院走去。
走到門口,看見裏面的燈光就只剩下不幾盞還在工作著。其他的都已關了。攝象機也不見了。
向管服裝的王阿姨一打聽,阿哲已經拍完那個鏡頭,回房休息了。還剩下一場周迅的戲在室內拍。我們當然就不等了,就幫王阿姨提著大包包回小樓。
一路聊著,我們知道了一些《停》的具體內幕。王阿姨提起了她們崇拜明星的事情。她也告訴我們,張信哲很好,但畢竟阿哲也是一個人,勸我們不要太癡迷了。我們說我們是理智的歌迷,不會給阿哲添麻煩的。王阿姨點點頭。
忽然王阿姨對我們說:“對了,你們拎這個袋子不白拎啊。”看我們一臉疑惑的樣子,她又接著說:“這個袋子下面裝的就是張信哲的服裝。”
老天!!真是太幸運,太榮幸了!!!我們竟能幫阿哲拎服裝!!!!
我們幫王阿姨把包拎到106房間,哦,那個大胡子也在。王阿姨說你們打開看看他穿的服裝吧。彩哲和茄菲激動地打開了袋子。
果然!!就是阿哲的戲服啊!!前進帽,大風衣……哈哈哈哈!茄菲馬上拿出相機對著袋口一頓拍。
王阿姨笑了:“沒必要拍這些吧?”大胡子:“咳……這幫孩子。。。。”
彩哲拿起那個前進帽戴上了!“呵~~看我像不像林爽然?來幫我拍一張吧!”
王阿姨連忙阻止:“哎~這可不行。你戴戴可以,但拍照就屬於泄露劇情了。”
袋子裏還有大風衣和手套,皮鞋等等服裝。彩哲也就沒有去試穿。不過茄菲註意到那雙鞋了,她叫我和carol來看。
這雙鞋實在是大了些。而且很薄。據說阿哲穿了好幾雙襪子。茄菲:“阿哲真可憐。”她蹲在地上,在心疼。彩哲的心也咯噔了一下。。。

3:05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我們帶著大大的收獲回到101。大家都很興奮,於是就圍繞阿哲大討論起來……具體的討論問題,請參照花絮。

3:50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後來,大家都累了。想想明天還要繼續工作,還是先休息吧。
“晚安!”“晚安!”彩哲向領導—-茄菲揮揮手,就回自己和mengfd的房間了。
推開門,這傻小子在呼呼睡呢。
彩哲竟然睡不著,就拿出書來看。看了不到兩分鐘,不看了。根本靜不下心。算了,還是出去走走吧。
剛剛出了102門,就看見了一個戴小黃帽子的人在四處張望。看打扮是劇組的人。
他看見了彩哲,就走過來問:“請問你是張信哲的歌迷吧?”
彩哲的腦袋“嗡”的一聲!難道阿哲有什麽事要找我們?“啊,我是。您……”
“哦,你看見張信哲了嗎?”
沒面子透啦!我還以為有什麽好事呢!於是我直直地對他說:“你有什麽事嗎?”
“哦,劇組有點事要找他,謝謝啊。”說完他就走了。
彩哲馬上叫住了他:“哎~~~”他轉過身,看著我。
我仍然直直地告訴他:“阿哲很辛苦要休息了,你們別打擾他太多時間。”
他微笑著(我看他骨子裏是大笑…不,是啼笑皆非…或就是哭笑不得)看著我,對我說:“好的,你放心。”就走啦!

彩哲馬上把這件事向同樣睡不著的茄菲領導匯報。
笑壞了茄菲,對彩哲說:“好!說得好!”

6:05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mengfd的爸爸開車來把mengfd和carol接走了。彩哲當時還在沈睡,這些都是後來聽茄菲告訴我的。

6:40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又一個朋友因為要工作的原因也回去了。現在駐守101的只剩下彩哲和茄菲了。茄菲閑來無事,就拿出相機,到院子裏拍305的窗口。

7:45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有一批小孩子穿好服裝走出了黑天鵝,可能是去拍外景。

8:10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彩哲醒了。迷迷糊糊地洗完臉,到101。看見茄菲早已經起來了。“Morning!”
“Morning……他們三個呢?”“哦,都有事回去了。”
天啊……我感覺我們的力量一下弱小了許多。但是總不能放棄。於是彩哲和茄菲一邊聊天,一邊觀察外面的情況。(真是兩個前線記者。)

9:30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我餓啦。我去餐廳買點吃的回來,領導你要吃什麽?”“土豆做的菜吧。”
於是彩哲就前往餐廳。剛一進門……發生了一件極糗的事情!請看花絮吧!(本花絮驚爆指數:80% 搞笑指數:200%)
……餐廳裏沒有人吃飯。我點好了飯菜,就坐在那裏等,邊和服務主管聊著。
“你們都得到他的簽名了嗎?”“恩,都得到了。”
(不會吧?這麽容易?)“你們怎麽得到的啊?”“我們就是拿著本向他走去啊,然後一個女的就把我們攔住了,她把我們的本都拿進去,張信哲簽完了,她再還給我們。”
“那你們和他合影了嗎?”“那倒沒有,人家走得急,旁邊的人不讓合影。要不咋說你們很幸福呢。”
“他們這幾天都吃什麽飯啊?”“哦,我寫給你吧。”他拿過一支筆開始寫。。。“就這些了。”
“謝謝您啊!”……太好了!!意想不到的收獲啊!阿哲的食譜到手了!!!

註:阿哲在黑天鵝時期的食譜
地三鮮,燒茄子,丸子白菜燉粉條,家常燉菜,漬菜粉,醬蒸豆腐,爆炒三絲,燒油菜,清炒隨便,炸小排
“那他們一頓飯要花銷多少呢?”
“他們的經費有限嘛,所以不能吃太好的。一桌就100元。”
彩哲聽完感動壞了,也心疼壞了。當時就想回來把這事告訴大家,讓大家都向阿哲學習簡樸的好習慣。

……“那一桌有幾個菜呢?”
“啊,一桌八個菜。就是剛才我給你……”彩哲已經暈倒了。。。。。。
八個菜100元??這樣便宜啊?打了幾折啊!算了算了。。。阿哲吃得好就行啦。
噢?彩哲忽然想起,現在沒人吃飯,那麽一號包間應該是空的!往那裏一看,果然!!
“哦,我可以參觀一下一號包間嗎?”“當然可以的。請跟我來。”
太好啦!可以進入阿哲的包間了!可憐的茄菲喲……
恩!蠻幹凈的房間!“您幫我拍張照片可以嗎?”“哦,好。”
於是彩哲就坐在阿哲坐的位子上拍了張照片。照的時候心裏還暗暗激動呢:這是阿哲坐的位子呀!

等照完相出來,飯菜也做好了。“先生,一共是38元。”
彩哲又暈倒了……
(老板,我們不能打折嗎。。。)

10:00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回到101,彩哲向茄菲大訴委屈。
“好了好了,我們當然不能打“哲”了!吃吧。”茄菲說。

10:45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彩哲的呼機響了,是mengfd傳的。
“餵餵,mengfd嗎?你在哪呢?”“我剛下課,情況怎樣?”
“沒啥情況,一切正常啊。你今天還能不能過來了?”“不能啦!得上課!”……
這時候彩哲註意到身後有人在打電話,一看,原來是那個管服裝的大胡子。於是假裝電話還沒說完,其實是在留意大胡子說的話。
“哦…哦。俄式服裝…戲院?看看吧……能弄到嗎?”……

他們在弄俄式服裝嗎?
後來,隱約聽到門外有個女人在說話。是王阿姨!我倆摒住呼吸,靜靜地聽著。
“地點改了……唉,快點吧”
我倆聽得糊裏糊塗的。
後來,我們發現有人從主樓大堂裏往外搬桌椅,還在往一輛松花江微客上裝。難道真的不在滿族園拍了嗎?

10:55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王阿姨和一個工作人員走出了黑天鵝。
我們越發地覺得不對勁了,到底是怎麽了?

11:00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沒想到王阿姨很快地就回來了,而且拿著一件白色的俄式舞服。
看來劇組確實需要俄式服裝。

12:14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一輛松花江微客拉著桌椅離開了。我們的心裏是越來越沒底了!非但見不到阿哲,而且又不知道今天在哪拍戲!
還有件更糟糕的事情—-

下午13:05 距離:肯定150米之內
管理房間的服務員敲門,告訴我們該退房了。
我們說我們是昨天下午兩點半才開始住的。但是那服務員卻說他們的制度是從前一天的中午12點到後一天的中午12點。
她說,現在已經一點了,已經多給你們一個小時了。
我們問她,可不可以再給我們一小時?阿哲馬上就要出來了,我們現在就走的話實在是太不甘心了。
她說,你們可以和大堂的經理商量一下。如果她同意的話,就可以。

彩哲和茄菲於是到大堂,向大堂的服務員說起這件事。後來,又找到了經理。
那女經理卻很好說話。“那就讓他們再住一個小時吧。只要沒人來訂房間就行。”
太好了!這偏僻地方有誰能來玩啊!ok!不過茄菲想,如果一小時過去了,阿哲還沒下來呢?
“那,我們退了房間後,能不能在大廳裏呆一會呢?”“哦,那沒問題。”
BINGO!我和茄菲表示感謝,就回到了小樓。

小樓的服務員問我們得到批準了嗎?我們說得到了。她還滿臉不信的樣子,給大堂打電話……真是!
她放下電話說,那你們就再呆一個小時吧。
我們回到房間,就看見幾個人向小樓走來了!一定有阿哲,他來化妝了!
彩哲和茄菲連忙跑向大廳,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等著阿哲進來。(可心裏卻像小兔子似的蹦啊蹦。)

13:14 距離:1米
阿哲和幾個人進來了。
他剛一進門就看見了我們,又笑了一下,不過這回眼神中充滿了關切。我想,他一定在想:這兩個孩子呀,……呵呵。
他走到我們身邊,看著我們說:“啊!你們還在呀!”
嗚呼!彩哲幸福得要死去了!!
但是我想後面的淑佳可不想讓他多說話……阿哲沒再說什麽,上樓化妝去了。

13:20 距離:10米
彩哲和茄菲又激動了一會,想想,該走啦。明天再來吧。於是回到101,把我們的包、海報等等東西全都拿了出來,又坐回沙發。
我們這樣做也是在告訴阿哲:我們走了。(而且你應該知道我們明天還會來,呵呵。)
這時,大廳已經人來人往了。劇組的人都在做準備,要出去拍外景。
那個管服裝的大胡子要出門。他經過沙發的時候看見了我們。他哭笑不得地看了我們一眼:“咳!又來了……”
他搖搖頭,出去了。把彩哲和茄菲逗得咯咯笑。

14:00 距離:1米
阿哲化好妝,下來了。
他知道我們一定會坐在沙發上等他,於是他就註意地往我們這邊看。他看見了我們已經收拾好東西了,而且人都很疲倦了。
我們當然還是向他擺手微笑。
哲向彩哲和茄菲說:“你們註意休息呀。”很快地他又被人群簇擁著走出了大廳。
但就這一句話,把彩哲弄得眼眶濕潤……

我們向外看去,阿哲沒有上車,而是回主樓了!奇怪啊……

我們走到外面,看到有好多劇組的車準備出發了。其中一輛白色面包車離我們很近,有一個窗戶打開著,一個戴小黃帽子的人坐在車裏抽煙。
啊!是他!彩哲連忙小聲告訴茄菲:“他就是昨晚被我“訓”了的那個人!”遇上他這回糗了……“啊?!!”
我們走了過去,和他聊起來。他看到我,笑呵呵的……我則很慚愧!
不過“小黃帽”並不在意昨晚的事情,他很開心地和我們聊著。我們知道了很多事情。
他說,他們後天就離開哈市,去長春拍戲了;他們是要坐汽車去。(這下我們的車站/機場送行原計劃泡湯了……)
但最重要的是,他告訴我們一個極大振奮的消息!!
阿哲昨天晚上告訴他們說,這幾天來的幾位歌迷他很喜歡,他很欣賞我們這樣的歌迷。
我和茄菲當時就傻了。“啊!真的嗎?”“真的,他和我們說的。”
天呀。。。。。。

後來小黃帽又聊起我們的網站。我問他:“阿哲會上網嗎?”
“會的。”“那他知道他的網站嗎?”—-現在想想,這句話我問得實在是多余!
“應該知道吧!他有時間也上的。”
天呀。。。。。。
(我們沒有問阿哲的email,因為他也一定不知道,知道的話也不會告訴我們的。)

這時一個女工作人員和一個男工作人員一邊說著什麽一邊向這裏走來了。
他們看見小黃帽,打了招呼後,就說:“這兩位歌迷……”
這位女工作人員到底要彩哲和茄菲幹什麽呢?呵呵,請看花絮。(本花絮驚爆指數:300% 搞笑指數:40%)

14:30 距離:1米
……真倒黴啊!!茄菲哭笑不得。“算啦算啦,就算行的話也沒什麽大意義嘛。”彩哲說。
其實我是在安慰她,這事打燈籠也找不著呀!!

一輛白色面包車停在了主樓門口。小黃帽告訴過我們,阿哲就坐那輛車。
我們知道阿哲要出來了。就齊齊站在面包車的旁邊等他出來上車。
彩哲和茄菲小聲商量了一下要說的話。
阿哲從主樓裏走出來了。走到面包車門口,他看見了彩哲和茄菲,於是他又笑了。
茄菲先說了:“阿哲,珍重!”“啊!我會的!”
彩哲接著說:“我們永遠支持你!”“啊!謝謝!拜拜啦!”
“拜拜!”
彩哲和茄菲目送面包車遠去。這不爭氣的淚水又……

我們走吧。現在已經沒什麽遺憾了,我們可以當選本月最幸運哲迷了。
不過還不能走,還有件事情得做。我們得再去滿族園,昨天晚上拍戲的場景應該還沒撤掉,我們再拍幾張照片吧。
我們到了那裏,果然還沒撤。而且也沒人看管了,不過四合院的四個屋子中,有兩間上了鎖。
我們進院子裏,到那個大谷倉前的木頭堆,擺出昨晚阿哲的那個站位和姿勢,拍照。
很可惜當時沒人幫彩哲和茄菲合影……彩哲還想扮一回阿哲呢,不知道茄菲是不是喜歡扮周迅……

15:05 距離:不詳
我和茄菲坐80路車回江南了,好好休整一下,明天再來!
(腦袋中在想,明天阿哲看見我們還在,他會是什麽表情?)

3月16日下午
彩哲睡過頭了,還是茄菲的電話把彩哲叫醒的。
“餵?你幹什麽呢?來啊!阿哲一會就下來了!”

13:40 距離:150米
彩哲風風火火地趕到黑天鵝。“阿哲出來了嗎?”
“還沒有,不過馬上就出來了,他們今天是到太陽島上去拍外景。”
“那具體是在哪裏?太陽島那麽大……”“不知道哇!”茄菲一臉著急的樣子。
“咱們能不能搭劇組的車和他們一起去啊?”mengfd在做美夢呢……
還是茄菲有大將風範:“咱們包個車跟著!”可是這偏僻的地方哪有計程車啊……

13:45 距離:150米(當時不清楚)
正在我們急得焦頭爛額的時候,劇組的車就一輛一輛的開始出發了。
冀A02778(化妝車)、冀A26250(攝影車)、冀A02775(工作車)三輛車開出黑天鵝,一溜煙沒了。
我們急呀!阿哲會不會在那三輛車上?我們怎麽才能追上?追不上一切就全白費了!!
稍安勿躁,反正我們也叫不到計程車,阿哲說不定不在那三輛車上呢,急也白急,還是看看下面的情況吧。

13:50 距離:3米(當時不清楚)
道具車也開出了。
不久又開出一輛面包車,車號吉A16200。我們不能再等了!
正好有一輛三輪摩托車(我們喜歡叫它小蹦蹦)經過這裏,我們趕快乘上它追。
當然了,速度差很多。沒過多久我們就跟丟了。

14:00 距離:應該有15000米了
我們在渡假村門口下了小蹦蹦,問問在門口的人們有沒有看見一隊車經過。
結果令人失望。盡管我們詳細地描述了車隊的特征,但還是沒有人註意到。
我們所在的位置是個三叉路口,向左是往北,劇組就算現在去長春,也得往南走。所以他們不可能向左轉了。
那另外兩條路呢?一條通往太陽島,一條通江南,他們都有可能走。
怎麽辦?怎麽辦?就算我們知道劇組去了哪條路,那地方也太極了,簡直沒法找。
拼了,發揚螞蟻啃骨頭的精神!我們打了輛桑塔納,開始大搜捕。

14:15 距離:1000米
太陽島相比市區面積會小一些,就先在這找吧。
到了上島的街口有收費站,我們在交費的同時向值班的警察打聽了一下。好消息!剛才有一隊車經過!!
太好了!!他們在太陽島上!!我們感覺勝利在望!!於是大表感謝,就在島上開始搜捕起來。
太陽島公園是我們第一個懷疑的地方,那裏有古式房子,還有景色,而且很少有人去。
我們就在公園裏像沒頭蒼蠅似的轉呀轉,找來找去也不見車隊。問看大門的老太太,那老太太沒好氣的告訴我們,沒看見什麽車。

我們又回到收費站問,警察說確實是有車隊進去了,而且那車隊和我們描述的差不多。
我們又回頭繼續搜。這時彩哲感覺有一點頭暈,就和mengfd換了個位置,坐在窗邊,讓風吹吹。
後來的找尋中,又經歷了幾次絕望……

14:50 距離:3米
就在我們的希望即將破滅的時候,彩哲一下子看見了劇組的道具車停在那裏!!
我們馬上開過去,下車一看,那車似乎是拋錨了,幾個人正在修理。
我們進入旁邊的小胡同,天呀!首先看見的便是阿哲!!他沒有化妝,也沒有戴帽子,就只是站在那裏。
他應該是看見了我們,但是沒有笑,楞住了。我們誰也沒敢走上前去和他說話。
大概過了兩分鐘吧,阿哲進了面包車,車子發動了。於是我們也馬上進入桑塔納。
面包車吉A16200開出了拍攝場地,我們坐著桑塔納一路跟著。
哈哈!第一次開車追哲,真是好激動呀。

14:58 距離:15米以內
我們在車裏呆著也是呆著,茄菲拿出了相機,拍了兩張照片。
面包車出了公園,上了公路就突然加速。可能是想甩掉我們吧。
那這司機可失算了……他的陰謀不會得逞的。

15:10 距離:100米內
追到黑天鵝門口,門衛不讓桑塔納入內了。因為計程車是不允許進院子的。
我們只好作罷,看著阿哲的背影進了主樓。

15:55 距離:200米內
回去吧,我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再說也很滿足了呀。
80路車來了,茄菲在上車之前看了一眼黑天鵝,說:“阿哲,我走了。”
就是那一瞬間,彩哲幾乎落淚。同樣作為一名哲迷,我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心情。我也很難過。為她,也為他。
我說:“走吧,我們已經是最幸福的哲迷了。”茄菲沒說什麽,默默地上了車。
車開動了,茄菲還在向後面的黑天鵝看……
彩哲和mengfd回家了,茄菲和另一個朋友去了華梅西餐廳,因為周迅今晚在那有一場戲,說不定阿哲也可以去……

幕後花絮

令人胃疼的糖葫蘆 彩哲虧大了
3月13日下午,彩哲和mengfd出去打探消息。後來得知阿哲的消息,驚喜萬分,馬上要過江!
可是彩哲還沒有吃飯呢……無所謂了,看見有賣糖葫蘆的,買來吃吧!
結果剛下TAXI就開始胃疼……奉勸朋友們可要註意:空腹時胃酸濃度大,不要吃糖葫蘆。

用詞錯誤 原則錯誤 門衛犯大錯誤
14日那天,我們在黑天鵝門前列隊。
門衛問彩哲和茄菲:你們倆是特地來找張信哲的吧?
我倆回答:恩。
“你們是學生吧?”
恩。
“……也業余崇拜張信哲。”
我和茄菲對視了一下,然後同時回答他一句相同的話:不,我們是職業崇拜他。

不知茄菲為何人 mengfd出糗
彩哲和茄菲終於等到mengfd和carol來了。彩哲上前打招呼:“嘿,你可算是來了,這位是……?”
mengfd連忙介紹:“這是我的朋友carol,這是楓之彩哲。哎?你的朋友茄菲沒來啊?”
彩哲楞了。。。一下子想出個惡作劇:“哦,是啊!這小子也不知道在幹什麽,還不來!”
這時看見茄菲站在旁邊向彩哲壞壞地笑……穿幫啦!mengfd:“哦……!不好意思!”
過了一會,mengfd鬼鬼祟祟地湊到彩哲身邊小聲說:“我還以為茄菲是男的呢!”彩哲:“@#^#$%%*#……”

楓之彩哲昏了頭 不可饒恕的原則錯誤
我們和門衛聊天。
門衛說,阿哲信基督教。彩哲呵呵笑了:“您說的不對吧?阿哲是信佛教的。”
本以為朋友們會幫我說話,但是他們都是一臉疑惑地看著我。
茄菲悄悄地小聲對我說:“阿哲是信基督教的……”
天那!!我怎麽會犯這樣的原則錯誤!!!!當時我大腦是不是壞了??

阿哲剛剛在這裏走過 幸福的小路人心忐忑
在我們前往滿族園的時候,走在曲折的小路上,我們一直在告訴自己,這條路是阿哲天天走的!!而且他剛剛就從這裏走過!!
天啊,那份激動是說不出的!!!
摯愛的阿哲剛剛就在這裏走過!!!

爽然是商人還是大地主!?
還記得那位允許我們進四合院的屋子裏拍照的工作人員吧。
他當時喝得有點高興了,估計是因為這個他才破例讓我們進屋拍照的。
我們在拍照的同時,他就跟我們談起《停》。
他告訴我們:“張信哲,在這部戲裏,演一個地主。”
“啊?!!”我們吃驚得說不出話來!沒聽說林爽然是這個背景啊。
他接著說:“張信哲每天就坐在這個炕上,拿著這個笤帚,看看,這個桌子,這個手爐……來來,坐在這,拿著他用的道具照幾張!”
我們沒顧得上多想,趕快“進入劇情”,拿著笤帚,捧著手爐,哢嚓哢嚓……
等到心滿意足,出來的時候才開始慢慢想這個問題。
大地主?……怎麽會呢?但劇組的人都這樣說了,無疑就是我們調查工作的失誤。真失敗。
直到我們晚上陪阿哲拍戲的時候,我們才知道事實原來是……
那個喝高的工作人員是黑天鵝的,不是劇組的。

阿哲也會這樣糗……#@#^#$%%*#
在阿哲吃飯的時候,mengfd不是寫了張紙條送進阿哲的房間了嗎……
朋友們一直急切的希望知道那個阿哲看過的紙條後面到底怎麽了。
是這樣的,我們激動地傳著看阿哲剛剛拿過的紙條。但是,當彩哲把紙條翻過來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大事情!!!
那紙條背面……粘著一個米飯粒!!!“天吶!!你們快看這個!”
“啊?!!”大家全哭笑不得!阿哲今天吃飯這樣狼狽啊。。。。一定餓壞了。
彩哲:“我受不了了,你快把紙條收好吧,這個飯粒可是最有紀念價值的,一般情況下是得不到的。”mengfd:@#^#$%%*#……
哎!我們的阿哲呀……大家千萬不要對外人說啊!

carol的偷偷表現 阿哲被“劫持”
在和阿哲合影的時候,阿哲問我們:“你們今天上午就來這裏了吧?”
茄菲回答:“我們昨天就來了。”彩哲也回答:“明天我們還會在這裏的。”
阿哲好像很有感觸的說:“哦,這樣子啊。”
carol在這個時候也有表現……是後來才聽她開心瘋了似的和我們說的。當時她和阿哲說的悄悄話,我們都沒有聽見。
carol:“阿哲,我可以挽著你的胳膊嗎?”
阿哲:“啊,當然可以啊。”於是carol就……
哇哇!好幸福!!

最幸運的人不是我們 為mengfd求情感天動地
在這次行動中,我們並不是最幸運的人。
最幸運的人是mengfd的媽媽。我們來了兩天才看見阿哲,而阿姨剛來兩分鐘就見到阿哲了。
……阿哲化完妝下樓來了,我們坐在沙發上。因為我坐在最前面啊,所以我就微笑著先向他擺了擺手。阿哲看見了我,他笑著也向我揮了揮手,嘴巴張開了一下,露出了小虎牙。可惜現場很嘈雜,要不然我一定會聽見他說的那個“嗨”的。
這時候小樓大門外進來一個人,天呀,是mengfd的媽媽!阿姨和阿哲走了個對面!
阿哲匆匆地趕往片場了。阿姨問mengfd:“剛才那個人不是張信哲嗎?”……

原來阿姨是擔心mengfd,來這裏看看的。mengfd向阿姨介紹了我們。阿姨要mengfd回家……可我們一會還要去片場看阿哲拍戲呀!
彩哲很有感觸,我完全理解阿姨做父母的心情,但這個機會太難得了,在我們的生命中也不會有很多次。看mengfd在一邊幾乎急得要哭了,於是我幫mengfd求情。
我真誠地和阿姨說我很理解做父母的心情……朋友們也開始替mengfd求情。
最後阿姨受了感動,也看我們幾個夥伴也實在是不容易,就答應mengfd了,讓他明天早上回去。彩哲感激不盡,於是大拍胸脯:“阿姨您放心,我會照顧好mengfd的!”
阿姨:“你呀,也是個孩子哦!”大家一起千恩萬謝……
阿姨在離開之前給了mengfd140元,讓我們再開一個房間。我們就選中了102,這樣我們可以做鄰居了……

奇怪的攝像師 他在喊什麽?
我們來到片場,看見有一個人站在攝象機旁邊,但不是劉導。他在喊:“燈光……演員……到位到位!#~~~”最後一個音他拉的很長,但我們聽不懂這個字是什麽。
什麽?他在喊什麽?#是個什麽字?
最後茄菲聽出來了,他喊的是“好”。普通話發音是hao,粵語發音是hou,可這個人的發音卻像是在說:“哦?!”

阿哲服裝穿上試驗 楓之爽然橫空出現
且說我們幫王阿姨提的袋子裏,全是阿哲的衣服!
幫王阿姨提回休息室,得到王阿姨允許後打開袋口,看得彩哲就差點想搶劫了……
“哎,先別動。”茄菲說完,和彩哲拿起照相機對著袋口就一頓拍。(大胡子在一旁:“咳……至於嗎……”)
哎!一個藍前進帽!確實是剛才阿哲的服裝呀!彩哲拿起來戴上了。“哇哈哈哈,看我像不像林爽然啊,呵呵呵呵~~幫我拍一張!”
王阿姨連忙阻止:“你們穿一下可以,但是不要拍吧,這還屬於劇情,不能拍的。”
我們絕對不能給阿哲丟臉,於是就乖乖的聽話嘍!不過現在想想,還真是可惜啊……那也沒辦法。

我們房間可打折 阿哲親自掏腰包
“咱們的房間可以打折的!”mengfd神秘兮兮的對我說。“哦?怎麽?”
“我剛才去大堂,服務員說咱們的房間每間只收100,說是阿哲吩咐他們的。”
哇~~~!!!我們幸福呀!!(商量商量嘛,我們不要打折,用這些錢買阿哲五分鐘的時間好不好……)

彩哲激動發抖 餐廳當眾出醜
……“我餓啦。我去餐廳買點吃的回來,領導你要吃什麽?”“土豆做的菜吧。”
3月15日早,彩哲去餐廳買飯。心想這麽早,餐廳一定沒人吃飯吧。
但剛進餐廳門彩哲就楞住了!—-有很多服務生和服務小姐一字列隊,每人都托盤站在那裏。
天那!難道劇組今天早上又……??彩哲驚喜萬分,就沒註意到第二個門檻……

哎喲!!彩哲深情地擁抱了大地。服務主管趕快走過來扶彩哲……
彩哲拍拍身上的灰塵,不好意思地笑著,鬧了個大紅臉。
看著這些樂彎了腰的服務員,心想這下可壞了,昨天還笑阿哲糗大了,今天阿哲不得笑我啊?
服務主管笑著拍拍彩哲的肩膀:“沒事,別緊張,張信哲沒來,我們是在做訓練呢。”
…………

快樂地討論 搞笑又精彩
彩哲剛剛在餐廳出完醜,拿著阿哲的食譜,買完飯菜回來了。茄菲聽了彩哲的描述,笑的不行了。(你還笑,我不給你飯吃了!)
我們於是就一邊吃飯一邊討論,一邊監視著窗外的情況。
如果你有機會和阿哲一起拍戲,你最想演什麽角色?
茄菲說她想演阿哲的保姆,或是長輩。(這樣就可以保護阿哲了是吧!)
彩哲想演和阿哲有對手戲的人,最好是有武打鏡頭的,拍起來肯定有趣。(我估計我拍不了。怎麽忍心去打他啊?)

構思了一下,這部新戲講述的是一個交通警察的故事。演員表:
交通警察小張:阿哲飾 小張的姐姐:茄菲飾 黑暗超車魔王(黑超?!):彩哲飾
劇情如下:
小張是名交通警察,每天監守崗位,姐姐是他的堅強後盾(天天給他送便當)。
在姐姐的支持下,小張與經常違章的黑暗超車魔王進行了殊死的鬥爭!!
片名:《停車我詢問》
……上映後,茄菲成為哲迷學習的典範,彩哲則挨了不少哲迷的板兒磚。

珍貴的爆竹 奢侈的幸福
14號半夜,阿哲與周迅的那場戲不是拍了好多次嗎,每次需要兩個爆竹,所以劇組事先買了好多爆竹。
後來這場ok了,剩下的爆竹不知道怎麽的就落在了門衛們的手裏。他們就開始在黑天鵝大門口燃放。
我們當時不知道阿哲要去哪,正著急的時刻。就沒註意這些爆竹的來歷。當然也就沒去要幾個回來。
現在回想一下,這些爆竹被用來聽響真的是好奢侈啊!!多麽珍貴的收藏品啊!!

群眾演員計劃泡湯 茄菲後悔頭發不長
且說彩哲和茄菲與小黃帽聊天,來了一位女阿姨,她和小黃帽打了招呼後,看見我們背著背包,似乎是要走的樣子,就問:“兩位歌迷……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呢?”
彩哲和茄菲如同聽到晴天霹靂。“啊!我們有時間啊!”
阿姨看著小黃帽笑了笑,“這兩位歌迷也算進群眾演員吧!”
啊!!!真不敢相信!!萬歲!!!可以在阿哲的處女作中當群眾演員!!我們不是在做夢吧!!

……最後,阿姨說不行。因為那個時期沒有像茄菲那樣的短發。
茄菲急了:“阿姨,那戴帽子行不行啊,戴發套行不行啊……”阿姨說不行。結果阿姨在劇組中隨便找了兩個工作人員。
後來一問才知道,我們要扮演的是餐廳裏的幾位客人。但那場戲是周迅的,阿哲並不出現。
哎,也好,總是個心理安慰吧。

太陽島上好風光 彩哲吹風吃泥漿
3月16日,太陽島上的雪化了很多,積了很深的水。我們坐計程車全島搜捕。
轉了好長時間也沒有找到。後來彩哲感覺有一點頭暈,就和mengfd換了個位置,坐在窗邊,打開了車窗讓風吹吹。
車開的很快,經過一片泥漿,頓時彩哲的臉上就……啊哇哇哇,趕快關上窗子開始擦。
不過這招治頭暈倒還是很靈……彩哲一下子不暈了,然後就發現了劇組的道具車。

收獲

終於見到多年來支持的阿哲,認識了更多的好朋友;
得到阿哲的簽名並合影;
和阿哲對話;
看到了阿哲身上平常大家見不到的一面。比如食譜、饑餓時吃飯的樣子……;
幫阿哲提道具,穿了阿哲的服裝;
得到阿哲的關心;
得到阿哲的喜歡與欣賞;
積累了追哲經驗;
等等等等……

特別感謝

黑天鵝的經理叔叔
黑天鵝餐廳經理高阿姨
黑天鵝餐廳服務主管哥哥
mengfd的媽媽
服裝組王阿姨
服裝組大胡子
大堂經理阿姨
“小黃帽”哥哥
阿威哥哥
負責群眾演員的阿姨
制片人石叔叔

沒有各位叔叔阿姨的幫助,我們這次行動不會有這樣的成功。
在此,彩哲謹代表我們幾位哲迷真誠地向叔叔阿姨們說一聲:謝謝!!

《我們和阿哲零距離》至此全部結束。
本文耗時兩個月,在此要謝謝所有一直支持以聲作哲和《零距離》的朋友們,
在我最艱苦的時候,有你們的諒解與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我能說的只有謝謝!!

—-完—-

呵呵, 能看到這裏也不容易了. 辛苦了.
這次整理我沒有加入圖片—-質量不高, 而且我們笑的笑, 哭的哭, 形象不佳.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Velan lee

2001/03/14 at 22:10:5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